中國語 | 日本語 | 收藏本站
新聞搜索
   
蔣述日本:中國青年陶藝家與日本備前燒的“人間國寶”
作者:呂鵬 張桐  來源:環球網  發布時間:6/13/2019 7:16:35 PM
 

 

環球網鏈接
微信鏈接

 

贏得日本“人間國寶”稱贊的中國陶藝家
 

◆《人民日報海外版》日本月刊總編輯 蔣豐

進入日本“令和”元年的初夏,涔涔細雨,落在這一處,滴在那一處,浸了東京的街巷,潤了古樸的屋瓦,就像那窯灰落在柴燒紫砂壺上,天然的、隨機的,形成了溫厚潤澤的光暈。在這樣的一個雨夜,剛剛在岡山辭別了日本“人間國寶”的伊勢崎淳、來自中國的青年陶藝家—-宋少鵬在東京接受了《人民日報海外版》日本月刊記者的訪談。
從興趣實踐成專業,贏得日本“人間國寶”贊譽的中國青年陶藝家,不計人工、時間和經濟成本的執著的探索者,終止傳統燒陶工藝斷代缺憾的補天者……記者傾心地聽著、問著,有時感到很難將這些一個又一個鮮活跳躍的形象與眼前這位笑容略顯羞澀的山東漢子聯系起來。
據記者所知,無論哪個國家和地域的傳統工藝行當,都是相當保守封閉的,它們常常是依靠血親和地緣關系悄然傳承。那么,這位成長在中國山東喝著黃河水的漢子是如何被宜興紫砂吸引,又是如何在美麗的太湖畔這個五色泥的世界占據一席之地的呢?
 
由邂逅到深研,傳承技藝感念領路人
說起來宋少鵬與茶壺的初次結緣,還是當年被派往廣東出差時、在那里邂逅了一位愛茶懂茶的潮州大哥。潮州人愛喝功夫茶,對茶器也有要求,宋少鵬跟著看、試著品,噙啜把玩之間,啟發了他與茶壺的緣分。
可是若是認真算起來,宋少鵬與茶器的緣分,還要追溯到他的童年時代。在物質還不那么充裕的年代,市面上最常見的就是茉莉花茶,龍井、毛尖是難得一見的稀罕物。條件有限,可喝茶的規矩不能少。奶奶一定要用爺爺在民國時期買的宜興紫砂壺配茉莉花茶,用玻璃杯泡龍井。為的是,用溫潤的紫砂沖泡出茉莉花的香韻,用晶瑩的玻璃折射龍井的沁透。作為奶奶最疼愛的孫子,宋少鵬可沒少蹭茶喝。這段快樂的童年時光,至今深深地留在宋少鵬的心底,溫暖地保留著記憶,啟發他初識“茶與器”的關系,給他上了人生關于器物美學的第一課。
與潮州大哥這一場不期而遇的邂逅,喚起了宋少鵬的童年記憶,簽訂了他與紫砂壺的宿命之約。宋少鵬從此癡迷于茶具的玄妙世界,在“茶”與“器”的融合、消解、共生中諦聽來自遠古的回聲。
不久,回到濟南的宋少鵬驅車十幾個小時,直奔千里之外那個號稱“世界上只有一把壺,它的名字叫宜興”的驕傲的古城。初到宜興,人生地疏的外行人,全憑對茶器的熱情,一頭扎進了這個“水很深”的五色土的世界。吃了不少苦頭,這是不用說的;交了不少學費,這是必須的。但如今談到這段歷史的時候,宋少鵬豪爽的一句帶過,接著就懷著感恩的心情跟記者回憶起對他影響最大、幫助最多的兩個人。一位是制壺大師王寅春的小孫女——王芳。王芳雖出身制壺世家,卻保持著做事專注、為人公道的寶貴品格,讓年輕的宋少鵬感受頗深。后來在她的引見下,宋少鵬結識了掌握黃龍礦本山礦源的陳偉。這下,從礦源到練制技法,宋少鵬把紫砂壺的源頭和關鍵摸了個清清楚楚,他馬上投入資金和技術,買礦、練泥、建窯、試燒。經過一次次燒制、調溫的對比,宋少鵬試遍了電窯、氣窯、柴窯,廢掉了至少幾千件作品,終于換來了柴燒界的刮目相看。
 
恢復傳統落灰釉,在文化交流中重生
宋少鵬并沒有止步于對紫砂壺制作工藝的了解和傳承,隨著他對紫砂壺文化了解的深入,深藏于血脈中的炎黃子孫的那份文化責任感越來越強烈,他心里有了更深層次的追求。在中國明代嘉靖、萬歷間,紫砂的燒制都附入缸窯燒造,紫砂就會有落灰釉。遺憾的是后期紫砂器轉入匣缽,這種工藝在中國國內已經消失。宋少鵬在經過千百次實驗后、終于鎖定了消耗巨大、費時費力的柴窯,開始挑戰失傳已久的落灰釉燒制技藝。
隔海相望的日本,依然保留了類似的工藝,而其中與中國傳統落灰釉燒制技藝最為接近的就是岡山縣的備前燒。2017年,宋少鵬在著名傳媒人楊錦鱗的引薦下,輾轉前往日本的岡山縣,拜訪被譽為“人間國寶”的備前燒大師伊勢崎淳。
現今的宜興紫砂,更關注于制作技法的錘煉,而多少忽略了選料,宋少鵬則主張從重視原料,“用十根手指去感受陶土”。通過與伊勢崎淳的交流,感受備前燒與宜興紫砂在創作理念上的相似與不同。伊勢崎淳主張把“土”放在燒制備前燒的首位,這與宋少鵬對于礦泥近乎苛刻和瘋狂的追求有著異曲同工之效。更為重要的是,伊勢崎淳老先生講,“備前燒與那些受中國影響的用釉藥的陶器不同,它是日本人自創的日本獨有的陶器。”
這讓回到國內的宋少鵬更堅定了“從零開始”、從黃龍山本山礦源入手的想法,他不惜投入,不計時間成本,每隔20度設定一個爐溫,反復對比燒制結果,經過無數次失敗,終于燒制成功,經中國古陶瓷學會和江蘇省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研究所聯合舉辦專家的共同鑒定,認定宋少鵬的承相紫砂研究所“在產品燒制過程中采用傳統的柴燒技術,成功復原了中國傳統落灰釉燒制技藝”。
宋少鵬是一位踏實、念舊又懂得常懷感恩之心的山東漢子。他飽含深情的跟記者說起每一位影響他、幫助過他的人。這次,他帶著感謝的心情重訪日本岡山,將自己柴窯燒制的兩件落灰釉得意之作——一把紫砂壺王和一件吉祥陶器“龍龜”送給伊勢崎淳。老先生反復把玩著這兩件陶器作品,不時地摘下眼鏡細看,他說:“我的眼睛已經做過十次手術了,但我用手一摸,就知道這是珍品。這位中國的年輕人,真的是非常努力的。”
 
引入技術手段,老樹煥發新枝
2018616日,由中國古陶瓷學會和江蘇省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研究所聯合主辦的“傳統落灰釉與明代宜興紫砂飛釉學術研討會”在六朝古都——南京召開。與會的陶瓷學會的專家們一致認為,承相紫砂研究所制作的產品“突破了傳統落灰釉釉面比較單一、容易剝落的缺點,具有顯著的創新特征。”
會上,國內陶瓷界及非遺保護專家對于宋少鵬和他的承相紫砂研究所為了彌補傳統落灰釉技術斷代的空缺,所付出的不畏艱辛的堅持與努力給予了高度評價,肯定了他們在技術傳承與創新方面所創造的價值。江蘇省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研究所所長陸建芳強調了非遺傳承與保護的關系,“現在能看到的非遺項目必定經過創新;非遺項目要持續發展必須要在傳統的基礎上有所創新。”
承相紫砂研究所自主設計建造了柴窯,實現了還原、氧化、強氧化、強還原等多種燒造效果,在多種成型、燒成溫度等技術層面進行積極探索。宋少鵬及承相紫砂研究所對于落灰釉燒制技藝的復原,也啟發了福建建窯的研究者。建盞專家謝道華表示,下一步將與承相紫砂研究所的落灰工藝互相借鑒、在建窯進行落灰釉燒的嘗試。
宋少鵬和他的承相紫砂研究所已經開啟了國內博物館巡回展的大幕。首展選在歷史悠久、擁有海量珍品的南京博物院,完美亮相后的第二站預定是以館藏磁州窯聞名的河北省博物館。
談及今天的成就,宋少鵬謙虛地說自己的人生“太順了!”其實,這份順,源自于他“從零開始”的人生哲學,源自于他關注流程、尊重程序、注重細節、追求極致的堅毅品格。他把事業、把人生、把每件事的順序理清楚,循序漸進,逐步積累,不肯為取巧省一分功夫,不肯為媚俗屈一寸傲骨。
一個程序一個程序嚴格把控做事的方法,反而實現了“彎道超車”。他用5年的時間遍訪考古、歷史、制陶名師、交流技藝,掃除了前面15年的困惑和迷茫,憑借20年的扎實積累與有60年功力的日本備前燒大師伊勢崎淳碰撞出的火花,贏得了成就。
記者還想贅述的一個細節是,這次重新拜訪伊勢崎淳大師的時候,老先生讓老伴不時地送上來日式點心和抹茶,帶著大家看他個人的工作坊,一起上山去看他使用了六十多年的半地上式的“穴窯”,然后一起去從江戶末年已經廢棄的“南大窯”遺址。行走在片片廢礫棄皿的窯跡間,伊勢崎淳老人默默無語,任微風吹拂他那飄逸的白發。他邀請大家一起在紀念碑前合影留念,然后一起去吃日本的烏冬面。當大家一起回到老先生的住宅時,只見宋少鵬贈送的兩件禮品已經與老先生創造的作品擺放在室內的同一個展臺上。老先生打手機把住在對面的兒子、也是一位年輕的陶藝家叫了過來。一進屋,他就看見了這兩件禮物,反復端詳,愛不釋手。坦率地說,記者此刻感受的是技藝超越國境,創意盈動人心。
當記者問及宋少鵬的人生理想時,他謙遜的說自己還很年輕,想法可能還不成熟,他的渴望是恢復中國宋代八大名瓷的傳統柴燒技術。他的愿望是自己的作品能夠成為國賓級禮品。他的希望是在中外陶器、瓷器的交流百花園中成為一朵綻放的奇葩。
這,絕非是癡人說夢的大話。記者了解到,宋少鵬已經憑借新技術手段逐步攻克傳統技藝的傳承斷代問題,在恢復銀兔毫和銀油滴的落灰燒制方法后,宋少鵬正在嘗試恢復對天目曜變的落灰釉燒制。

我們期待著,中華陶瓷文化鳳凰涅磐般的新生。我們祝愿著,中國青年陶藝家宋少鵬新作頻傳。

 
   
蔣述日本更多
蔣述日本:中國青年陶藝家與日本備前燒的“人間國寶”
施盛大:創辦“三和”改變日本酒店用品供應行業生態
蔣述日本:聞名日本的中國醫生 技術治身溝通治心
蔣述日本:前所未有之變革,日本學校居然允許女生穿褲裝
蔣述日本:在日本創作美食的中國大廚們組團了
   
IT
公司簡介 | 事業介紹 | 廣告服務 | 印刷服務 | 訂閱《日本新華僑報》 | 聯系我們 | 信息保密政策 | 版權與免責聲明
 
 
(株)日本新華僑通信社
 
郵編:171-0021 住所:東京都豊島區西池袋5-17-12 創業新幹線ビル4F
電話:代表 03-3980-6635 編輯部 03-3980-6639 營業部 03-3980-6695
Copyright ? 2004 JNOC, All Rights Reserved
可怕人为控制的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