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語 | 日本語 | 收藏本站
新聞搜索
 
高端訪談系列
 
 
 
  打印 關閉窗口
我的學生可能是中國未來的諾獎得主
——訪東京理科大學榮譽教授藤嶋昭
作者:蔣豐  來源:日本新華僑報  發布時間:2019/07/09 18:47:00
 

東京理科大學榮譽教授、前東京理科大學校長藤嶋昭,在光催化相關研究領域是世界級的權威科學家。上到手術室下到民眾生活,光催化技術現今已經被廣泛應用,比如我們較為熟悉的光催化技術防霧玻璃等。

藤嶋昭教授在1979年就曾訪問中國,從那時起便開始投身中國留學生的教育工作,還積極開展中日間學術交流。在從藤嶋研究室走出來的中國留學生當中,很多已經成為引領中國科學界發展的重量級科學家。

 

 

日常生活中離不開的“光催化”

《日本新華僑報》:日本在生命科學、化學、物理學、環境科學等多個科研領域都引領全球,近年來更是諾貝爾獎獲得者輩出。您作為“光催化之父”每年都會成為諾貝爾化學獎的熱門人選,能為我們簡單介紹一下您所從事的光催化研究嗎?

藤嶋昭:要說明光催化,植物就是個很好的例子。植物的葉子表面受到光照射,葉綠素就會發生催化反應,進而使二氧化碳和水轉化為氧氣和碳水化合物。葉綠素就是光催化劑,其作用就是促進這種轉化反應的發生。如果使用具有同樣光催化作用的二氧化鈦替代葉綠素,并將其制成漆面材料的話,只要水附著在這些漆面上,受到紫外線照射時就會分解成氧氣和氫氣。這一現象在今天被稱為“本多—藤嶋效應”,是我1967年還在東京大學讀博期間發現的。從那以后,利用二氧化鈦作為光催化劑的涂料就被廣泛利用在車窗、玻璃幕墻、浴室中的玻璃防霧上,已經成為大家日常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項技術。

位于北京天安門廣場一側的中國國家大劇院,那座美麗的“玻璃巨蛋”,就是中國利用光催化技術的代表性建筑。“玻璃巨蛋”使用了二氧化鈦復合材料,使其具有自凈能力。該技術出自中國科學家江雷。江雷其實是我的學生,從1992年到1999年的七年間,在我的研究室留學過。

 

理科生也要多看書多閱讀

《日本新華僑報》:據了解,自您擔任東京理科大學校長一來,治學氛圍全然一新,學生們走上“文理兩道”之路,在熱心科研的同時,還下意識地增加閱讀量。從教育者的角度來看,大學有著怎樣的使命?

藤嶋昭:我認為大學的使命理應是教育年輕人,讓他們在某一專業上能有所建樹,并利用在校園里學到的知識為社會做貢獻。東京理科大學在教育理念上貫徹得很好,很多優秀的年輕人們慕名報考。今年我校報名人數達到了6萬人,但最終錄取的不到4000人。日本大學的理科生大部分是要攻讀碩士的,如何提供更好更扎實的教育,是東京理科大學永恒的課題。

對于大學生,我希望除了專業領域強之外,還要提高個人素養,所以呼吁大家提高閱讀量。研究靈感可以從很多地方獲得,讀書、欣賞畫作、觀賞電影、甚至是旅游中感受到的自然之美,都能夠啟發年輕人。科研工作者必須要磨練自身的感性,這可以從兩方面著手,一是加強對自身專業知識的學習,二是廣泛吸收各類知識,對世間一切抱有好奇心。我總是不厭其煩的告訴學生們,要多看書多閱讀。

 

藤嶋研究室曾走出過40名中國留學生

《日本新華僑報》:您從1979年就開始接收中國留學生,為中日的科學技術交流做出了諸多貢獻。我聽說您的學生里有中國科學院和工程院的院士,能和我們分享一下您與中國留學生們的故事嗎?

藤嶋昭:藤嶋研究室一共有過40名中國留學生。日本科學技術振興機構(JST)曾經編輯出版過一本書,里面對我教過的中國留學生進行了詳細統計,當時收錄的是38名,其中還有8名分別用中日文寫了對我的印象。

藤嶋研究室最出色的成果、最優秀的論文都會發表在英國的《自然》雜志上。凡是能登上《自然》雜志的研究生,都能取得博士學位。印象比較深刻的是中國留學生姚建年,當年他的研究成果登上《自然》雜志后,《人民日報海外版》對他進行了大篇幅的報道,他也學成歸國了。

 

中國科研工作者經費充足競爭環境好

《日本新華僑報》:您曾擔任日本科學技術振興機構(JST)中國綜合研究中心的負責人。關于日本科學技術的振興工作,您能從國際的角度來談談目前所面臨的課題嗎?

藤嶋昭:中國人口是日本的十倍,所以從比例上來看,優秀人才也應該是日本的十倍。近年來,中國政府不遺余力地幫助科研工作者,反觀日本,政府雖然在支持重量級的科研工作者,但總體的科研經費少得可憐,導致很多正在進行基礎研究的人得不到經費。這是日本國內科研環境所面臨的一大課題。

據我所知,中國政府投入了大量的研究經費,并且擁有著良好的競爭環境,寫不出好論文,拿不出研究成果的學者是無法升任教授的。你看,中國人口眾多,優秀的科研工作者也多,真是讓身處日本的我倍感壓力啊。(笑)

 

“物華天寶 人杰地靈”

《日本新華僑報》:您曾說過科學技術的最終目的是讓人能夠“終其天年”。這與中國的古語名言“物華天寶”有相通之處。能為我們分享一下,您作為科學家的人生觀和價值觀嗎?

藤嶋昭:科學家的工作,是為了讓全人類能夠在健康、舒適的環境里“終其天年”。為此,我們要努力改善人類的生存環境,比如為空氣和水除菌滅菌,提供充足的食品供應等。這些都是我們必須做的。

“物華天寶”緊接著就是“人杰地靈”。從某種角度來說,優秀的科研工作者有好的天賦,是“人杰”,所以更應該去研究未知事物,找出隱藏在世界表象背后的原理,也就是“物”,并拿出研究成果來,也就是“華”。要對得起上天的恩惠,充分發揮自己的才能,造福社會與人類。

單靠幾個人是不可能做到的,整個科學界都要有這種意識才行。

 

 

期待江雷獲得諾貝爾獎

《日本新華僑報》: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自就任以來,就大力推進中國的自主創新。諾貝爾獎之于日本和中國,分別擁有怎樣的意義?

藤嶋昭:創新理應是被放在首位的重要課題。發現迄今為止尚未被發現的事物,并運用其改善人類的生活,本來就是科研工作者的天職所在。這個過程,其實就是創新。

我的學生江雷曾邀請我在中國的北京建立一所光催化研究中心,考慮到自己年事已高難以勝任,便婉拒了。江雷自告奮勇的主導了建設工作,中國政府也給予了大力支援,直接指定一塊土地用于建設研究中心,這種“中國速度”令人贊嘆。

近年來,日本幾乎每年都能獲得諾貝爾獎,這是非常值得驕傲的事情。在湯川秀樹博士獲獎的年代,那可是真正的頭版頭條,震驚了舉國上下,自那以后,日本開始頻繁地獲得諾貝爾獎,大家在看新聞時也都有點習以為常的感覺了。其實這是早期的基礎科研投入終于見到了成效。

從日本的經驗來看,我相信中國也會逐漸涌現諾貝爾獎獲得者,江雷就是我心目中的熱門人選。他早年有篇論文非常厲害,是關于蜘蛛巢的。夏天的夜晚,蜘蛛巢表面的粘性物質會干燥硬化,粘不到蟲子。但到了第二天早上,粘性物質就又恢復,又能粘到蟲子了。

江雷在論文中闡明了這一現象的原理。蜘蛛絲構造精妙,能夠吸收空氣中的水分,擁有納米量級的親水結構。江雷不僅發現了這一結構,還成功制做出親水的人工材料。英國《自然》雜志將其研究成果放在了雜志封面,以凸顯其研究之于表面材料科學的重要性。

一直以來,江雷都將“向生物學習”作為自己的研究主題,嘗試將生物的各種奇特之處應用于人類社會。我非常期待他獲得諾貝爾獎的那一天。

 
   
   
 
   
IT
公司簡介 | 事業介紹 | 廣告服務 | 印刷服務 | 訂閱《日本新華僑報》 | 聯系我們 | 信息保密政策 | 版權與免責聲明
 
 
(株)日本新華僑通信社
 
郵編:171-0021 住所:東京都豊島區西池袋5-17-12 創業新幹線ビル4F
電話:代表 03-3980-6635 編輯部 03-3980-6639 營業部 03-3980-6695
Copyright ? 2004 JNOC, All Rights Reserved
可怕人为控制的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