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語 | 日本語 | 收藏本站
新聞搜索
 
赴日旅游
 
 
 
  打印 關閉窗口
“東京湯樂城”與你有約
作者:王亞囡 蔣豐  來源:日本新華僑報  發布時間:7/18/2019 12:16:02 PM
 

 

最近,前往日本東京的中國游客發生了一個悄悄的變化。他們當中的許多人在東京成田國際機場落地以后,不再是匆匆忙忙乘坐各種交通工具直接奔往繁華的東京都心,而是選乘送迎巴士前往距離機場15分鐘左右的“東京湯樂城”。

是什么,能夠如此改變中國游客的旅游風向?是什么,留住了中國游客的匆匆腳步?近日,記者前往“東京湯樂城”做了一番暗訪。

 

寓“水舞秀”于“城文化”

一個“城”字,可以看作是日本武士文化的凝縮。在那數百個強藩熱血火拼的時代,為了守住一座舊城,為了建筑一座新城,不知有多少人付出了鮮血與生命。也正因為這樣,日本至今還有大大小小一萬多座“城”的遺址。與中國不同的是,在中國提到“城”,常常是一個地域概念;在日本提到“城”,則是一個建筑物的表現。“東京湯樂城”,顯然是汲取了“日本城文化”的元素。

駐足于“東京湯樂城”的正門前,一座全木結構的梁橋,跨越在二十多米寬、三百多米長的“堀”上,在中國,這是被稱為“護城河”的。極目望去,城檐兩側懸掛的三十多幅日本仕女役者圖,讓人聯想到江戶時代的“大奧”。那個年代,常常有“操盤的是將軍,掌權的是大奧”的說法。反正,后宮里面從來不會是風平浪靜的。

我端詳著“東京湯樂城”的橫匾,玩味著其中的深意。在中文里面,“湯”有飲料的意思,也有溫泉的意思,宋代文人就寫過“溫泉初賜湯”的詩句。在日文里面,“湯”有熱水的意思,也有洗澡水的意思。如今,日本城市的一些公共浴池仍然寫為“錢湯”。初到日本的中國人,看到這兩個漢字以后常常迷惑不解,詢問:“湯里面為什么放錢呢?”顯然,“東京湯樂城”的“湯”字,選擇的是日本漢字的意思。

還需要贅敘的是,日本人對“樂”這個漢字是情有獨鐘的。街頭巷尾,在店鋪名稱中使用“樂”字的真可謂數不勝數。有人說,這是日本人“苦樂觀”的一種表現,他們喜歡以“樂”對“苦”,求“樂”去“苦”,享“樂”忘“苦”;有人說,日本的雅樂、能樂等藝術中也注重這個“樂”字。其實,中國人何嘗不喜歡這個“樂”字呢,李白的“烹羊宰牛且為樂,會須一飲三百杯”是我常常吟誦的詩句。當然,我也沒有忘記太白先生的“錦城雖云樂,不如早還家”的撓心叮囑,把“家庭之樂”放在第一位。

 

 

就在我玩味著“東京湯樂城”的字意時,只聽“呼”的一聲,伴隨著悅耳的音樂,護城河里的幾十個噴泉水管一齊恣射出高達百米的噴泉,只見幾十條粗細長短不一的水柱,伴隨著音樂的節奏起伏不已,猶如女人柔軟腰肢一樣左右搖擺。聲,光,霧,水,以及那蒙蒙水霧構成的一道道幕墻,在現代科技的掌控中,變成了立體感極強的“水舞秀”,五顏六色,美侖美奐。這一場融中日文化元素于一體的“水舞秀”,讓人的心情伴隨著她高騰飛揚,心緒伴和著她悠遠流溢,心思伴舞著她輕慢逸散。未進“城”,已賞水之樂。據說,這“水舞秀”現在每天只演六場,錯過后,就會遺憾連連。

 

寓“密庵席”于“茶道文化”

抬頭忽見遠處“密庵席”的匾額,心里先喝了一聲彩!說起來,日本現在有三間茶室被譽為國寶,一間是千利休的“待庵”,一間是織田有樂的“如庵”,還有一間就是江戶初期茶道大師、建筑大師小堀遠州設計的“密庵”。密庵位于京都大德寺龍光院,不對公眾開放,那里還有世上僅存的三盞曜變天目茶碗中的一盞。“東京湯樂城”的規劃者居然把大名鼎鼎又深藏不露的密庵原封不動的“搬”過來,令人刮目相看。

走到跟前,只見木檻隔扇,卻不得而入。正尋思著,恍然大悟,這里既然是密庵,當然要半蹲半跪著從側邊的躪口出入了!

密庵席提供VIP包間服務,關上窗門,就是“和敬清寂”的私密空間,推開窗檻,又占據最好視野,可近距離觀賞“江戶町”舞臺的各種節目。密庵席的設計深得茶中三昧。來到這里,足以領略日本“茶道文化”的基礎。

 

寓“七榮屋”于“拉面文化”

仿佛做了一場夢,瞬間穿越到江戶時代的東京。頭頂,四米寬,六十米長的“天幕”上,漫天櫻花綻放飛舞,隨風四散飄逸旋落,給視覺最極致的享受。眼前,左邊是引以為傲的“自慢甘味處”,就是女孩子最喜歡的尋味甜點站。

右邊,取自千葉縣富里市地名的“七榮屋”堪稱一座微型拉面博物館,里面一列排開,醬油拉面、鹽拉面、博多豬骨拉面、北海道醬湯拉面、叉燒拉面、咖喱南蠻烏冬、天婦羅蕎麥、天婦羅烏冬、天婦羅竹簾蕎麥、天婦羅竹簾烏冬、竹簾蕎麥、竹簾烏冬。我記得香港美食家蔡瀾曾經說過,“日本拉面是神奇的。100多年前,由橫濱中華街傳入日本,經過順應日本人口味而進行的一系列改革變遷之后,拉面就成為了這個國家最接地氣、最具代表性的大眾美食。”如今,坐在“七榮屋”,雖不能說吃遍日本天下的拉面,倒也八九不離十了。這種收獲,也不是可以簡單獲得的。

 

寓“根木名站”于“鐵道文化”

從“七榮屋”“滿腹”而出,就可以看到一座明治風情的木造車站,名叫“根木名站”。啊,原來是用貫穿“東京湯樂城”所在的富里市的一級河川命名的,莫非之前涉水經過的那條淺溪就是根木名川的支流?

想一想,日本開通鐵路已經將近150年了,它不僅給日本帶來了近代化、帶來了發展、帶來了拓張,更帶來了特殊的“鐵道文化”。我知道,日本鐵道的發展曾經刺激了中國革命的先驅孫中山,當年他把權力轉交給袁世凱,希望袁世凱在十年之內練精兵百萬,他則要在十年之內修筑20萬公里的鐵路。我稍微檢索了一下,中國人研究日本鐵道文化的相關論文已經有8566篇,由此可見日本鐵道文化對中國的影響。

此刻,看著這座小小的車站,我想起來朱自清的《背影》,想起了高倉健的《鐵道員》……

 

寓“熊野神社”于“神道文化”

無論是將軍大名,還是市井庶民,生活中都離不開信仰。日本有一種代替參拜的習俗,比如東京都內有至少十座“小富士”,讓那些不能隨時到富士山參拜的人一償心愿。來到“東京湯樂城”,去“熊野神社”的神龕前許個小心愿,也能傳遞自己的心聲。如今,日本有將近12萬座神社,“熊野三山”指的是本宮大社、速玉大社、那智大社三座神社。從平安時代起,就不斷有貴族和武士到這里參拜祈福,已經被列為世界文化遺產。就算沒有三島由紀夫《三熊野詣》推波助瀾,“熊野三山”在日本人心目中的地位也是無可動搖的高高在上。“東京湯樂城”一絲不茍地復制了熊野神社,擷取日本神道教文化的精髓,展示著日本文化神秘的深層。

 

寓“桃花源”于“湯泉文化”

走出更衣室,猝不及防,有一層淺淺流動著的溪水漫上腳面,再走幾步,稍覺有硌腳的沙礫感,頭頂又有LED做出來的燦爛星空,這感覺就像兒時的呼朋喚友溯溪玩耍,返璞歸真一般的童心童趣蕩盈心頭。“緣溪行,忘路之遠近”,在淺溪中“跋涉”,轉了幾個彎,忽逢飛瀑從空而降,大有“疑是銀河落九天”之勢。“復前行”,“豁然開朗”,穿過一排排唯有日本神社才有的紅色“鳥居”,這才算真正的進了“東京湯樂城”的內城。我心中暗暗把它稱為日本版的“桃花源記”。

曲徑通幽,峰回路轉,好不容易找到湯泉的入口處,竟有一絲恍如隔世的驚詫。寬衣、解帶,有水盂立在紅色的神社手水舍下面,隆重的儀式感讓人不敢造次,這是進入傳統日式湯浴必不可少的環節——凈身。濯滌纖塵,輕試蘭湯。此時方可隨心所欲,物我兩忘。在室內功能湯泉享受霧氣蒸騰的浸潤,或者到室外露天湯泉感受云的淡遠、風的清新、雨的微涼。

 

 

每一座湯池附近的墻面上都有電子溫度計,顯示池水的實時溫度,知寒知暖,選擇多樣,給傳統湯浴文化增添了一份來自智能信息時代的貼心。

如果在日本逛吃逛吃感覺到疲倦,同時又想在臨別之前再體驗一下地道的日式風情,不如把“東京湯樂城”寫進攻略的最后一站。用溫暖的湯泉濯洗麻木的雙腳,在巖盤浴上熨燙疲憊的腰背,躺進日本陶制燒器打造的室外圓圓的浴池,仰望著無際浩瀚的星空,傾聽著聲聲叩耳的蟲鳴,定能為日本之行增添一段獨特又寶貴的記憶。

 

寓“祭”于“江戶文化”

在日本歷代文化中,有的因為過于遙遠,中國人已經倍感生疏;有的因為過于貼近,中國人難忘疼痛的感受。相對例外的是,日本的江戶時代,幾乎與中國的大清時代相行并進,讓中國人有一種特殊的文化歷史親近感。

 

 

風鈴、浴衣、撈金魚,湯泉、參拜、夜納涼,在“東京湯樂城”,可以赴一場“お祭り”的盛宴。說實話,對這個日語單詞,我將盡30年來一直沒有找到對應的中文詞匯,為此苦惱不已。“祭”這個詞,在中文里面通常是與“祭祀”、“祭奠”聯系在一起,充滿著悲情,彌漫著悲壯。但是,在日本則恰恰相反,這個詞成為一種季節性民俗活動的代名詞,凝縮著傳統,充滿了歡樂。或許此刻,人們才會認真追問中日文化的傳承與演繹是什么關系。

游走在“東京湯樂城”里,迎面走過身著浴衣的紅塵男女,仿佛行走在活的浮世繪圖冊里,難道,“東京湯樂城”門前的那些武士和美人都被湯泉點活了?路邊,是“俳圣”松尾芭蕉忘雪忘我的掃庭掃帚,天幕上,飄游著讓和泉式部感傷的流螢,耳邊忽又傳來讓俳人正岡子規驚喜的叫賣聲。一一玩味著,老爺爺的吆喝越來越近,攔住裝滿日式點心的小推車,每一件都美得不忍下口。

 

寓智能于“東京湯樂城”

“東京湯樂城”在布局上注重文化,在設置上活用智能。進入城內,領取的手牌,就是一個“智能手牌”,走到哪里,只要輕輕碰觸熒屏,都會得到需求的物品與服務。一路下來,如果你是“剁手黨”,你不會失望;如果你是“體驗派”,收獲會更加豐富。

 

 

成田機場和“東京湯樂城”之間大概一刻鐘車程,有免費迎送巴士。城內除湯泉、桑拿、搓澡、按摩、餐飲等休閑服務之外,還提供太空艙、中式軟塌和沙發等多種休息方式。休息大廳的超大電子屏幕持續播報航班信息,有出行需要的旅客可以隨時根據信息規劃行程。說愛上“東京湯樂城”的廁所,或許有些夸張,但,這里的廁所真的是全智能的。

不僅吃住游娛購,城內一站全解決,休閑大廳還特別增設血管檢測儀、皮膚探測器等高新科技產品,兼具康檢中心等功能。

 

暗訪過后,離開“東京湯樂城”之際,記者希望采訪這里的創意者、創造者、創辦者——有著“日本華人首富”之譽的露崎強先生。但是,這次露崎強先生非常低調,只是微笑著說:“我從事酒店行業多年,從事旅游業多年,總感覺這其中存有一種缺憾。中國游客到日本來,大多是時間緊、路線急,無法做‘一覽眾山小’的集中體驗。這樣,就催發我產生打造‘東京湯樂城’的想法,讓中國游客到日本來,不僅有一個新的好去處,更讓他們日本之旅可以成為休憩之旅、體驗之旅、消費之旅、提升之旅。”

露崎強是日本華人世界中的一位傳奇人物。露崎強,正在創造著一個新的傳奇!

 
   
   
 
   
IT
公司簡介 | 事業介紹 | 廣告服務 | 印刷服務 | 訂閱《日本新華僑報》 | 聯系我們 | 信息保密政策 | 版權與免責聲明
 
 
(株)日本新華僑通信社
 
郵編:171-0021 住所:東京都豊島區西池袋5-17-12 創業新幹線ビル4F
電話:代表 03-3980-6635 編輯部 03-3980-6639 營業部 03-3980-6695
Copyright ? 2004 JNOC, All Rights Reserved
可怕人为控制的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