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語 | 日本語 | 收藏本站
新聞搜索
 
日本華人新聞中心
 
 
 
  打印 關閉窗口
天皇即位儀式有感
作者:王敏  來源:日本新華僑報  發布時間:2019/10/22 11:15:10
 

 ——日本天皇的即位儀式將于10月舉行,中國對此有所了解嗎?
    人們非常關注。在中國,雖然皇帝的即位儀式沿襲了數千年,但在當代已不復存在。據統計,去年訪日的中國游客多達800余萬。越來越多的游客希望能夠親眼目睹、親身感受日本的傳統文化。
    顯然即位儀式就屬于日本傳統文化,故備受矚目。即位儀式是不對游客開放的,否則對日本感興趣的中國人都會前來參加觀禮的吧(笑)。
 
  ——直到江戶時代結束,日本即位儀式都體現出了濃厚的中國文化,如天皇需要穿著有中國風格的服裝等。中國人知道嗎?
    并不清楚。由于那場殘酷的戰爭,中國長期以來對天皇持慎重態度。而對于戰爭時期的天皇認識基本基于政治軍事層面的事實,這與民眾對傳統和歷史文化保持一定距離的認識是同步的。
在那樣的時代背景下,關于天皇的信息少之又少。不過,近年來習近平主席向全國發出號召,呼吁重視傳統文化,建設學習型社會,進行教科書改版,相對增加了漢語、歷史和傳統文化的內容。因此,中國人得以在與時俱進的形勢下,進取歷史文化,自強不息。普通中國人前往日本觀光不會受到限制,可以輕松接觸到日本的生活化的傳統、歷史和文化。而老天皇退位和新天皇即位恰好發生在這一意義深遠的時期。
 
  ——如果了解到即位儀式中保留著中國傳統文化要素,那么中國人就會更感到親切吧?
    日本辭典里載有古代的交通工具和服裝等生活用品的相關圖案,接近古代中國的樣式。觀其圖,中國人自然而然會感到親切。如果進一步了解到許多日本宮中祭祀也保留有古代中國的痕跡,目睹當代日本仍然沿襲并舉辦相關儀式,中國人難免會震驚、感慨。
    很多中國人對于天皇即位儀式抱有興趣。因為祖先們的日常生活本為東亞漢字文化圈所共有共享。往昔的形態能夠在鄰國日本得以傳承存續,當為感嘆幸事。
    許多傳統都湮沒在歷史煙云里,遺留在典籍中的只有文字形態。我1982年第一次踏上日本的土地之時,也是發現日本的現實生活中保留有古書中所記載的習俗之日。而今我旅居日本近40年之久,仍舊時常感受到日本確實保存著一部分源自中國的傳統文化。不難推測,專門研究日本人文領域的中國學者們當深有同感。


  ——您觀看過1990年平成即位儀式嗎?
    我從電視上看到了,非常震驚。之前我從未想象過在自己的人生中會邂逅即位儀式的場面。在中國,那是已經過去的歷史。若想在當代再現,只能通過舞臺的媒介。我們常說與歷史共生,但這與個人的歷史并非同一性質。而在日本,天皇和即位儀式的史實同每個國民的人生是合為一體的。
 
  ——您是如何看待天皇換代的儀式中所具有的文化意義呢?
    類似即位儀式的盛典是綜合學習歷史、文化和傳統的好時機。我認為,日本皇室文化體現了亞洲曾經共同擁有的傳統文化的核心部分。從這一角度來看,可以說日本全體國民都直接或間接的參與了對這種傳統文化的維系。
 
  ——中國是怎樣看待天皇退位的?
    我想,人們將理解平成時代的天皇和皇后的良苦用心。天皇這一職業肩負著上千年的歷史重任,需要時刻意識到責任感,同時還需要成為現代人的楷模。這對于個人而言,無疑是異常的沉重。與普通人相比,精神上和身體上的負荷一定超出了想象。
    天皇除了責任感,還需要具備創造力、執行力與親和力等綜合素質,我認為這就是平成時代的天皇夫婦最大的魅力。所以,日本國民能從他們的微笑中感受到充實滿足和力量,尋找到希望和期待。我認為,他們微笑中的分量來自于對責任、使命、融合力和象征力的自覺自律。
 
  ——中國人印象里的上皇夫婦是什么樣子的?
    他們于1992年訪華,是歷史上第一對來訪中國的天皇夫婦。對此,中國人不會忘記。其實,“天皇”這個詞出自中國的四書五經,只不過當代中國人沒有可能直接接觸——因為他們只存在于書本之中。現實中的天皇到訪中國,這是日月流轉的歷史中的重要瞬間。天皇和皇后這一固有名詞本來就是東亞文明中的共識。
 
  ——平成時代的天皇致力于傳播和平的思想。
    是的。天皇曾經多次在戰歿者追悼儀式等致辭中提到反省歷史、走向未來,大凡關注日本的人士,必然理會其間的含義和用心。
 
  ——現在的天皇并沒有到訪過中國,應該不會給中國人留下深刻印象吧?
    確實如此。相對而言,平成時代的天皇是有分量的。因為新天皇即位伊始,人們還沒有更多的機會去了解,媒體報道也相對較少。
 
  ——新天皇在今年8月戰歿者追悼儀式上的致辭與老天皇基本相同,這意味著他們對包括戰爭在內的歷史的認識是相同的。
    中國對此進行了及時的全文報道。我認為他繼承了老天皇夫婦的和平思想和立場。這也是新天皇即位之后首次重要的亮相,且符合世人的期望。我通過電視轉播收看了講話,為他的致辭表態而鼓掌(笑)。
 
  ——中國有沒有類似天皇的象征?
    我認為天皇之所以成為日本的象征,是因為天皇的職務一直存在。如果天皇的位置在某一個時期突然成為過去,那將形成另外的局面。日本的天皇延續貫穿所有的時代,始終活生生地置于生活的空間,與普通民眾互為命運共同體。中國并非以活生生的人作為象征,而是通過理念來實現同心偉業。以“大同”為例,文化大同是自古以來中國人的追求。今天的“人類命運共同體”也可以說是新時代追求幸福的大同。
 
  ——日本天皇可能會成為強有力的政治力量,過去也曾經被政治勢力利用,天皇制在結構上含有危險因素。
    只要是活生生的人,就有被利用的可能性。中國歷史上也有很多“挾天子以令諸侯”的案例,不過那都是發生在以人為象征的時代。與以個人為單位的象征相比,現代更為重視的是理念的表達。
    當然,需要警惕被利用的可能性。正因為如此,必要時應該毅然決然地表態。平成時代的天皇夫婦一直在傳播和平的理念,反復重申以史為鑒。新天皇也態度明確地發表了相同的觀點。如果不這樣做,也許反倒被利用。我認為,在涉及重大時態和國家根基問題時,象征有必要須鮮明地表達立場。
 
  ——也就是說,在必要時刻作為象征必須采取相應行動。
    在這種時刻,與個人安危或平衡各種力量相比,更應當選擇“大道”。反之終究會被利用,以致被追究歷史使命和責任。平成時代的天皇夫婦之所以受到尊敬,就是因為他們深刻地認識到了戰爭時期天皇的局限。他們背負著前一個時代的遺留問題以及深刻悔恨,懷揣強烈的責任感和使命感,體現在行動中。
    也許可以選擇更為輕松的形式對待和處理歷史性問題,但他們并沒有選擇那條道路。某種意義上來說,伴隨風險的正道,是超越各種復雜關系、俯瞰全局所做出的判斷。甚至可以說這是以生命為代價的選擇。不過,如果不是如此擇決,人們也不可能超越歷史的明暗,去認識被戰爭時代所固化的極端天皇之外的形象。
    平成時代的天皇夫婦具有儒家“恕”的品格。正是出于這種精神,才敢于奉獻自身,勇于選擇和平的正道。相信支撐他們的是堅定的信念、強烈的愿望和對于戰爭問題的深刻悔恨。我認為,背負責任并呈現于人生,是用實際行動所體現的謝罪。平成時代的天皇夫婦的選擇就像是在最艱辛的道路上用一生去蹬自行車,他們就這樣一直走到今天。(本文作者系日本法政大學國際日本學研究所教授王敏,根據2019年10月10日《日經新聞》電子版內容修改成文)

 

 

 

 

 
   
   
 
   
IT
公司簡介 | 事業介紹 | 廣告服務 | 印刷服務 | 訂閱《日本新華僑報》 | 聯系我們 | 信息保密政策 | 版權與免責聲明
 
 
(株)日本新華僑通信社
 
郵編:171-0021 住所:東京都豊島區西池袋5-17-12 創業新幹線ビル4F
電話:代表 03-3980-6635 編輯部 03-3980-6639 營業部 03-3980-6695
Copyright ? 2004 JNOC, All Rights Reserved
可怕人为控制的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