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語 | 日本語 | 收藏本站
新聞搜索
 
《人民日報海外版》授權刊登
 
 
 
  打印 關閉窗口
在河之陽
作者:王麗梅  來源:人民日報海外版  發布時間:11/4/2019 3:34:57 PM
 

《 人民日報海外版 》( 2019年11月04日   第 12 版)

 

合陽洽川黃河濕地公園

來自網絡

一艘快艇在水上快速航行,將綠色的水道劈開,尾部留下一道白色的“尾翼”。

躍入視野的是一片遼闊的水域,兩邊是茂盛的蘆葦蕩,頭頂的天空有水鳥飛翔,時高時低,像是寂寞了很久。看到快艇上歡快的人,鳥兒也興奮起來,不時鳴叫幾聲,撲閃著翅膀,向更高更遠處飛去。

快艇開得飛快,人站在快艇上,能夠感覺到快艇貼著水面飛一般行駛時的上下起伏,而我則希望它開得慢些,好讓我把不同角度的小島和水道都一一看清楚。越過密密的蘆葦蕩,在這片水域更遠處是黃河對岸高出河床、刀切斧劈般齊整的黃土高原。

水域的河網像棋局,又像迷宮,總有些猜不透的意思,眼前的水陸眼看要走不通,誰知卻又柳暗花明,大路朝天。

這四通八達的水道,有一種江南水鄉的詩情畫意,令人想起汪曾祺小說《受戒》里的那只小木船,船上的漁家少女小英和小沙彌明海。這里與他們二人經過的那一片很大的蘆花蕩子十分相似。“蘆葦長得密密的,當中一條水路,四邊不見人。劃到這里明子總是無端不由覺得心里很緊張,他就使勁劃船……”

水草繁盛之地,是生命勃發之地。水澤、蘆葦、荇菜、野鴨、鸕鶿、白鷺……這是一個水系的自然生態系統。遠在春秋時期,這里是周王室的采邑地,是公子王孫出游的必經之地,這里的水澤棲息著一種水鳥,發出一種“雎雎”的鳥鳴,自那時起,這里的民間便傳唱起了一曲流傳千載的戀歌——《關雎》。

我的腳下就是《詩經·關雎》之地——在河之洲,陜西合陽人稱之為“在河之陽”。“河”是黃河的河。黃河自內蒙古南下,沖開一道晉陜大峽谷,由北至南,從山西河曲到風陵渡,一路激流勇進,氣勢磅礴,奔涌而來,將晉陜兩省分割開來。位于黃河西岸的合陽,每日迎接太陽東升,沐浴陽光雨露,被稱為“在河之陽”。

《關雎》是《詩經》的開篇之作,作為《國風·周南》中的一首民歌,被人廣為傳唱。

“關關雎鳩,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關雎》將君子與淑女之間的愛慕、追求、相思寫得惟妙惟肖,是展現人性美好情感的經典詩篇。在《詩經》里尋找中國式的浪漫愛情總是信手拈來,《鄭風·野有曼草》也是一種戀歌:“野有蔓草,零露漙兮。有美一人,清揚婉兮。邂逅相遇,適我愿兮。野有蔓草,零露瀼瀼。有美一人,婉如清揚。邂逅相遇,與子偕臧。”良辰美景,一位少年于水草豐美之地邂逅麗人,眉目流盼,一見鐘情,便攜手藏于方林深處,如一對自由歡快的小鳥,只待關關相和,比翼齊飛。

來到合陽,洽川黃河濕地的風景令人賞心悅目,水草豐美,荷塘淺淺,九孔蓮和紅蓮是這里獨特的風景,莘里文化源遠流長。棄艇上岸,眼前是十里荷塘。走過荷塘,有一道風景映入眼簾:靜靜的荷塘里布滿了褐色干枯的低頭蓮蓬,倒影映在水里,像一個個矍鑠的智者老僧裹著褐色袈裟單腿懸空,雙手合十,在低頭冥想,空凈、安靜、寂寞、閑適,頗有一絲禪意。另一處的荷塘,紅蓮開得很是熱鬧,圓圓的綠葉浮在水面,玫紅色、粉紅色、純白色、淺黃色的睡蓮有的盛開,有的半開,像紅塵里的少女,熱熱鬧鬧地擠在一起,正應了李清照的那句“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

抬頭遠眺,一叢叢密密的蘆葦掩住了一條條水路,遠遠近近的蘆葦蕩把人的思緒牽得很遠。無邊的風景適合調節疲憊的身心,讓思想的野馬馳騁,或是坐在長亭的竹凳上,默默地聆聽那河上有一種叫雎鳩的鳥兒,輕聲地鳴唱。

 
   
   
 
   
IT
公司簡介 | 事業介紹 | 廣告服務 | 印刷服務 | 訂閱《日本新華僑報》 | 聯系我們 | 信息保密政策 | 版權與免責聲明
 
 
(株)日本新華僑通信社
 
郵編:171-0021 住所:東京都豊島區西池袋5-17-12 創業新幹線ビル4F
電話:代表 03-3980-6635 編輯部 03-3980-6639 營業部 03-3980-6695
Copyright ? 2004 JNOC, All Rights Reserved
可怕人为控制的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