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語 | 日本語 | 收藏本站
新聞搜索
 
高端訪談系列
 
 
 
  打印 關閉窗口
雄踞天下領先全球的日本內窺鏡技術
作者:本報總編輯 蔣 豐  來源:日本新華僑報網  發布時間:2017/12/22 20:42:11
 

 

日本不僅擁有全球第一的防癌篩查水平和全球第一的先進檢測儀器,還擁有領先全球的內窺鏡技術。

內窺鏡在日本起步早,發展快,案例多,醫生技術成熟且穩定,因此吸引了很多中國的實習醫生和醫學系的留學生。順天堂大學醫學部副教授荻原達雄是日本運用內窺鏡診斷和治療消化系統疾病的權威,能在非麻醉狀態下(患者完全清醒狀態下)就做完胃腸內窺鏡檢查。日本皇室上下都指名荻原教授為自己做體檢。到目前為止,荻原教授已經指導了30多名中國留學生,其中有的已經在回國后成為中國301醫院的主治醫生。

荻原教授說,“我一直在積極地參加日中醫學交流,期待中國的醫療水平早日達到并且超過日本的醫療水平,共同造福于人類健康。”

 

從工科男轉型做醫科男

《日本新華僑報》:我聽說,您曾是人稱“亞洲第一學府”的東京大學的工學碩士,畢業后還在東京大學工學部做過助教。后來又考入了大阪大學醫學部。是什么原因促使您這位優秀的工科男轉型去做醫科男的呢?

荻原達雄:我就是希望自己能做一些有利于他人,有益于社會的事情,這是我改變專業的初衷。在東京大學的工學部學習期間,我的專攻方向是設計電腦程序,每天接觸的都是冰冷的器械。久而久之,就渴望能夠與人接觸,走到人們當中工作。

后來我又開始研究人工智能,這讓我越發覺得人腦的構造真奇妙。于是我的興趣就從機械轉向生物,與此同時,也希望能做一些有利于他人,有益于社會的事情。為此,我重新考入了大阪大學,開始學習醫學專業。

《日本新華僑報》:大阪和長崎一樣,都是日本“蘭學”的發祥地。日本有評論認為,日本醫學界是借助蘭學之力而脫胎換骨為現代醫學。您對此怎么看?

荻原達雄:其實,我原本就是大阪人,對大阪特別熟悉。我的第二母校——大阪大學的前身,是江戶后期的蘭學家緒方洪庵先生于1838年設立的“適塾”。“適塾”一開始,就是為醫學教育而開設的私塾,后來隨著時代的變遷和教育制度的改革,發展成為了今天的大阪大學。“為了人類,為了社會,為了醫道”——這是緒方洪庵先生創建的“適塾”的初衷。如今,大阪大學很好地繼承了這一建校精神。

 

腸易激綜合癥患者的救星

《日本新華僑報》:您是日本內窺鏡診斷和治療消化系統疾病的權威,同時也是過敏性結腸炎(Irritable bowel syndrome)的名醫,為很多世界巨星都做過內窺鏡的診斷和治療。長期以來,腸易激綜合癥都被認為是一種慢性的“不治之癥”,據說有些嚴重的患者,根本沒法坐車上下班,幾乎達到了每停一站都要沖進洗手間的地步。現在有什么有效的治療方法了嗎?

荻原達雄:是的,腸易激綜合癥在很長一段時期內都屬于“不治之癥”。有些人的腸道天生就對于外界壓力和刺激很敏感,這背后還有一定的社會因素和個人精神承受能力,所以不能單純地通過內科或外科來治療腸易激綜合癥,在治療方法上必須多嘗試,多下工夫。目前西藥在治療腸易激綜合癥上很難見成效,漢方反而能發揮較大的作用。

日本有很多疑難雜癥,治療的時候患者是不需要交治療費的,都由政府承擔。在消化系統方面,潰爛性大腸炎屬于特定的疑難雜癥,但腸易激綜合癥還不是。

 

內窺鏡的精準度還在不斷提升

《日本新華僑報》:內窺鏡檢查和治療除了具有不傷害人體,不給患者造成不必要的負擔的特點外,還具備哪些特征?目前日本內窺鏡技術發展到了哪種高度?

荻原達雄:內窺鏡治療不會對人體造成傷害,而且不用入院,當天來院當天就可以做,再結合日本醫生嫻熟的操作,檢查本身的不適感幾乎降低為零。

如今,內窺鏡在消化系統的癌癥預防與治療領域,發揮著不可替代的作用,它能夠幫助患者在較早階段不開刀就可以去除病變。

目前日本的內窺鏡診斷精度還在不斷提高,比如日本國立癌癥中心就開始利用人工智能結合內窺鏡來檢查,進一步提高了診斷精確度。

在內窺鏡領域,醫生的經驗非常關鍵,因為最終判斷良性還是惡性的是醫生。人工智能再加上有多年經驗的專家操作,應該就是目前內窺鏡檢查和治療的最高水平。

 

相信中國的醫療水平很快能追趕上日本

《日本新華僑報》:到日本醫療觀光,是當今中國中產階級的最新追求,日本政府也在大力推行醫療觀光,日本媒體甚至還繼“爆買”后,創造了“爆體檢”的說法。您對于這種現象怎么看?

荻原達雄:我院也經常接待前來做精密體檢和短期治療的中國人。尤其是我負責的內窺鏡檢查和治療,有很多中國人都慕名前來,讓我驚訝于他們對日本醫療信息的了解和掌握。

其實,我個人認為,伴隨著中國國力的不斷提高以及在日本體驗過精密體檢的中國人的傳播與介紹,未來幾年,大家不用走出國門,在中國國內就可以接受和日本同等的精密體檢了。中國人到日本醫療觀光,可能只是一種暫時性的現象。

 

日中兩國的醫療合作要好上加好

《日本新華僑報》:如今,日中兩國都在提倡打造“健康大國”,這種發展方向是罕見的一致而又不沖突,我認為這是兩國在同領域加強交流學習的一個千載難逢的好契機。

荻原達雄:從1999年開始,我們就同中國的內窺鏡學會共同舉辦研討會,每年一次,由日本和中國輪流做主辦方。日方主辦的研討會我都會參加,中方在桂林和昆明舉辦的那兩次我也都有去。令我高興的是,有很多在日本留學的中國年輕人也都參加了研討會,這是非常具有未來性的交流。

在順天堂大學醫學部,我指導過30多名中國留學生,他們非常努力,令我非常感動,我對待他們就像對待日本的學生一樣,絕不放松要求。這些留學生們在回國后,也會和我以及其他指導老師保持聯系,而且在日中兩國的醫學界交流會上,師生們經常有見面切磋的機會。看到他們回國后的發展,我真的非常欣慰與欣喜。

我認為,日中兩國在各個領域都應該加強交流,尤其是醫學領域,更要相互學習。在膠囊內窺鏡剛開始投入臨床使用的時候,我就去中國學習過,因為當時中國的病歷比較豐富。日中兩國在醫療領域都有自己領先的地方,都有值得彼此學習借鑒的地方,所以一定要加強交流,這是有利于日中兩國醫療和兩國國民健康的事情。事實上,日中兩國的民間人士在醫療領域的溝通與合作一直以來都很好,今后更要好上加好。

 

日中兩國在病歷管理上有明顯不同

《日本新華僑報》:到目前為止您一共去過幾次中國?對中國的印象如何?

荻原達雄:除了參加過兩屆日中內窺鏡學會的交流研討活動外,我還去過5次中國。第一次是參加激光治療的相關學會活動,去了北京和上海。后來在日本外務省的組織下,前往中國為當地的日本人進行健康診斷,去了合肥、杭州、武漢等城市,用了一個月的時間。

在這一個月里,我多次訪問了當地的醫院。讓我印象最為深刻的就是中國醫院里患者特別多,而且病歷都是由患者個人管理的。在日本,病歷是由醫生統一管理的,不允許對外公開。但是中國的個人信息比較開放,由患者自己負責保管。從這一點上來說,或許中國更為進步吧。

 
   
   
 
   
IT
公司簡介 | 事業介紹 | 廣告服務 | 印刷服務 | 訂閱《日本新華僑報》 | 聯系我們 | 信息保密政策 | 版權與免責聲明
 
 
(株)日本新華僑通信社
 
郵編:171-0021 住所:東京都豊島區西池袋5-17-12 創業新幹線ビル4F
電話:代表 03-3980-6635 編輯部 03-3980-6639 營業部 03-3980-6695
Copyright ? 2004 JNOC, All Rights Reserved
可怕人为控制的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