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語 | 日本語 | 收藏本站
新聞搜索
 
高端訪談系列
 
 
 
  打印 關閉窗口
“中國應該進一步強化醫療安全意識”
——訪日本順天堂大學醫學部附屬順天堂醫院院長天野篤
作者:蔣豐  來源:日本新華僑報  發布時間:2018/10/17 12:03:43
 

2012年2月18日,78歲的日本天皇明仁在東京大學附屬醫院接受心臟冠狀動脈搭橋手術,整個手術耗時約4小時,是在心臟不停止的情況下進行的。擔任主刀的是56歲的日本著名心臟外科專家、順天堂大學教授天野篤。

對明仁天皇的手術成功后,天野篤一“刀”成名。有人因此把他稱為是“御醫”。其實,成功從來沒有一蹶而就的。天野篤舉重若輕的背后,是年均手術次數超過 400 例,為一般外科醫生的 8 倍以上,手術完成率高達 98%。為了實時監控每一位病人的狀況,天野篤周一到周六基本都住在醫院, 30 多年如一日。“忽略了任何一點都是我的失敗。”

戲劇性的是,這樣一位日本名醫卻既沒有天分也沒有學歷,甚至還是一個高考落榜三次的“學渣”……2018年9月,我走進日本順天堂醫院,聽聽如今已經升任該院院長的天野篤先生講述他的逆襲之路。

 

做醫生要有報答社會的心情

《日本新華僑報》:天野院長,我聽說您在考進日本大學醫學部之前,曾經連續三年高考落榜。這是真的嗎?

天野篤:是真的,只怪自己不肯用功(笑)。我高中讀的是埼玉縣立浦和高校,一個以升學率奇高而聞名的學校。同屆學生里有60多人都考入了東京大學,但是我卻連考了兩年都沒能考上醫學部,成為了全屆學生的笑柄。尤其是在復讀的第二年,無論是對社會還是對自己,我都失去了期待,內心一片茫然。盡管20歲的我在別人看來是一個成年人,但自己始終無法扭轉心態,甚至想反抗社會。直到復讀的第三年,才算有了一些危機感,開始踏踏實實地學習。

《日本新華僑報》:2014年,日本醫師會授予您“最高優功獎”。您心目中最理想的醫生是什么樣子的?

天野篤:在日本培養出一名醫生,大約需要1億日元,包括個人負擔的費用和稅金、補貼等。所以,成為醫生的人,一定要想著報答社會,為患者提供高水準的醫療。

當然,不是每一位醫生都能夠站在外科手術或內科診療的最前線,還有一些醫生從事的是研究工作或教育工作,另外還有一部分醫生學成后個體經營,這我也不反對。不管是哪一種形式的從醫,只要不是完全以賺錢為目標,只要目的純正技術過硬,就應該鼓勵。我只希望,能有越來越多的醫生帶著報答社會的心情來投入工作,對技術精益求精,共同來推進日本醫療的發展和完善。

 

正確且嚴密是我的手術特征

《日本新華僑報》:為日本天皇成功做心臟搭橋手術,令您在全球范圍內“一刀成名”。您的手術特征是什么?

天野篤:我個人對于手術的要求,也可以說是我自己的手術特征,就是正確且嚴密。在這個基礎上不斷訓練手術的速度。手術完成的速度越快,患者的術后恢復時間就越短。但這種快,是要建立在正確且嚴密的基礎上的。

外科醫生在手術上求進步,主要有兩種方法:一種是我的前輩們采用的方法,先把握速度,讓手術的完成率達到70%左右;另一種是一開始就把目標定高,哪怕手術速度慢一些,也要讓完成率達到90%以上。我選擇的是后一種方法。因為手術的速度是可以隨著經驗的積累而逐步提高的。

至于為什么選擇后者,源自我的個人經歷。我的父親就是因為一場不夠嚴密的手術而失去了生命。所以對于我來說,手術的正確和嚴密,是決定手術效果可以持續多久的關鍵。

日本與歐美國家最大的區別,就是日本國民都交納健康保險,所有患者都有機會享受高精度的醫療。歐美國家的患者是誰的經濟條件好,誰就可以享受更好的醫療。患者還會根據年齡和經驗來挑選醫生,知名的醫生就有很多患者,而不知名的醫生可能就不太有人選擇。也就是說,歐美的醫生始終被放在競爭環境中,而日本一般不存在患者挑選醫生的事情。

在這里,我得感謝自己的患者。他們在我還不太成熟的時候,就給我實踐的機會,讓我作為外科醫生能夠迅速成長、成熟起來。正因為日本有這樣一個醫療環境,所以做醫生的,更應該懂得為患者考慮,在最恰當的時機提供最為必要的治療,同時要盡量減少患者的身體負擔,盡快幫助他們重新回到社會和家庭中。

年富力強的醫生,應該站在第一線竭盡全力地服務患者,當年齡老去退居二線后,也要多培養年輕的醫生后輩,推廣預防醫學。醫生是沒有退休年齡的,不同的年齡段要去做不同的貢獻。這是一個從醫人員應有的狀態。

 

希望中國強化醫療安全

《日本新華僑報》:從專業的角度來看,您如何評價中國的醫療水平?

天野篤:我最近時隔12年去了一次北京,個人感覺在心臟外科領域,中國的水平和12年前沒有變化,可能是因為患者實在太多,所以醫生們沒有時間去提高技術。大約是從2005年開始,中國醫生可以在多家醫院為患者看病,這樣醫生能夠得到更多的報酬。

中國大城市與小城市在醫療水平上還有著比較明顯的兩極化。小城市的醫療機構哪怕購入了最新的器材,也會因為缺乏正確的指導和專業的技術人員而在實際操作中造成醫療事故。中國的大城市里甚至出現了專門對應醫療事故并發癥的醫生,這在日本是無法想象的。

另外我發現,中國的富裕階層不大信任國產藥品,其中一部分人比較傾向于購買日本藥品,專程到日本的醫療機構接受治療。但由于他們對日本的醫療制度缺乏了解,也沒有足夠的知識,反而容易引起混亂。

為了避免混亂,我們順天堂在日中醫學協會理事長小川秀興先生的協助下設立了國際診療部,力爭為中國患者提供安全安心的診療環境。只要是能夠理解日本醫療并且有支付能力的中國人,都可以接受。國際診療部里還有中國國籍的工作人員。目前,來自中國的患者占我院患者總數的1%左右,我期待可以增加到5%左右。

坦率地講,對于中國醫療的未來,我最為擔心的是醫療安全。受美國的影響,日本從較早階段就滲透了醫療安全的概念,所以大家特別嚴謹,一旦發生問題會受到全社會的指責。

中國的醫療機構還不夠重視醫療安全,患者及家屬也很難通過有效途徑了解到正確的醫療信息,網絡上的信息都是非常片面性。最需要扭轉觀念的是中國醫療機構的經營者和坐在經理位置上的人,我希望他們增強醫療安全意識,重新回到保護患者的基本立場上,消除隱患,不要再出現醫療事故,也不要讓患者們變得不信任醫生和醫院。

 
   
   
 
   
IT
公司簡介 | 事業介紹 | 廣告服務 | 印刷服務 | 訂閱《日本新華僑報》 | 聯系我們 | 信息保密政策 | 版權與免責聲明
 
 
(株)日本新華僑通信社
 
郵編:171-0021 住所:東京都豊島區西池袋5-17-12 創業新幹線ビル4F
電話:代表 03-3980-6635 編輯部 03-3980-6639 營業部 03-3980-6695
Copyright ? 2004 JNOC, All Rights Reserved
可怕人为控制的时时彩